杰克and海德

白昼是杰克,黑夜为海德。

叫青阳
喻黄掉落深坑
高绿坚持不懈
尊礼走走停停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高绿】《鸭川》

这是好久不写的恶果【。
不会写了请原谅我【。
听了一下午三味线所得的东西但真是退化得厉害【。
因为是摸鱼练笔所以高绿恋爱味不浓【。←口胡明明是你写不好。
下面上文。
……………………………………………………………
——暮春三月,鸭川会很美。
从凌乱的记忆中拾取的碎片,像年久失修的老旧唱片转了很久却只有一句喑哑的唱词一样,这也是已经忘记了在哪里听到的绿间所说的话中的一句,前言后语印象全无,再努力回忆,依然徒劳。
但,的确很美。
-
能俯瞰整条鸭川的地方,非四条大桥莫属。
黄昏,桥上行人络绎不绝,来来往往,各形各色。
——在人多的地方,有时会觉得,世界很大,并不缺任何一个。
高尾突然想起这么突兀的一句话来。
这是曾经为了卖幸运物蹬着板车被晚高峰拥堵在十字路口接受注目礼时发生的事。
当时他已熟稔行人异样的眼光而失去了初次的羞耻心,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绿间闲聊海常的比赛,身后突然就没了满是嫌弃的回复声。
他右脚着地单手撑着车把回头,看见后座抱着信乐烧的绿间抬起头仰望天桥的侧脸。
顺着绿间的目光望去,只见高空架起的水泥桥上,行人匆匆地走着。
好奇他在看些什么,还没张口问出,绿间就说出了这句话。
完全不像是那个骄傲的绿间真太郎了,看着涌动的人群说出这样话,说出去怎么也不会有人相信是绿间吧。但那表情又确乎是他,淡然的,冷静的,不卑不亢的。
那时怎么回答绿间的,或者说到底有没有回复,时隔太久,也已经忘记了。或许是当作他见到老同学天翻地覆的进步后发出的慨叹给默默处理掉的。
但是现在才真正明白,广袤的世界和拥挤的人群所带来的寂寞和无助。
三十岁的高尾和成站在那里,双手插进薄风衣的口袋,背倚桥柱,视线越过了流动的人群后,就沿着水平线远端鸭川模糊消失的尽头,随落日一起静默下去。
-
华灯初上,白昼静谧的鸭川才真正活起来。
岸边居酒屋低矮的灯牌亮着暗黄色的暖光,透过纸质窗子,客人静坐轻啜清酒的剪影被窗框划分得像刚完成的拼图。靠近窗沿,时而能听见艺伎清亮柔和的声音和随从手中的三味线,断续而飘渺地交织。
鸭川上顺水徐行的船都有纯净木质感的顶棚,略微向外伸展的檐角间隔地挂着红或白的纸灯,透出橘或是朱红的暗光。船从四条大桥下经过,里面的三味线声就清晰入耳。
拨子划动琴弦的音感很易引人入胜,拉长声循环往复的清元调子更让时间像进入异次元一般缓和下来。距离拉远后声音减弱却不绝于耳,明明已经是声音无法传递的距离,却还有想象中的余音绕耳。三味线的妙处大概就在于弦静而声不止。
简直像极了绿间。
给他一种错觉,好像一起经历了很久,且至今从未走远。但真的细细去回想,又觉得屈指可数还被时间冲洗到残缺不全的回忆实在少得可怜。
再多的投篮,再好笑的幸运物,再热血的比赛……献给的是青春的高尾和成和绿间真太郎。
走出校园,献给那之后的高尾和成和绿间真太郎的共有时光,就像绿间友人个数般寥寥无几。
高尾这么想着,夜风又撩起他额角和耳边的发丝把不知是哪里的三味线声吹过来。
-
沿岸种植的樱花是京都赫赫有名的美景,一树树盛开的时候远眺过去像是铺开的振袖,没有间断的地方,街灯藏在花下照出淡粉的光雾。树枝间隙球形的灯影掉落在鸭川水面,圆圆的一片随波纹晃动。高楼的霓虹灯映在水里像沉没于河川深处龙宫城的灯火。河堤边牵手散步的情侣也有镜像的倒影。河上河下,宛如两个繁华世界。
三月已是较晚时节,八重樱大多开始凋零,风拂过来,花就散落在居酒屋飘来包含清酒香气的风中。
介绍京都的杂志上说,来到鸭川却没有边赏樱边饮酒,是人生一大遗憾。
其实也很想悠闲地坐在漂流的木屋船里喝一杯,但自从高中同学聚会,高尾已决然滴酒不沾。
-
完全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喝太多以致头晕得要命,醒来之后就已是天亮。宫地把热毛巾扔在他脸上的时候,高尾整个人才清醒地爬起来。
宫地当时的表情真是丰富极了——三年都未见的丰富。他咬着牙狠狠地教训高尾的声音中的沙哑出卖了哭腔,他揪着高尾的领子吼他,你这混蛋怎么不说!还把我们当前辈吗!
高尾橘色的眼睛像一片惊不起波澜的沉睡的湖。他说,告诉前辈的话,小真就活过来了吗。语气麻木到全然感知不到痛苦一般,手中温热的毛巾却还是被他下意识攥得皱缩。
宫地看着高尾手边躺着的兔子玩偶,想起昨天被叫去认领这个醉鬼时他紧紧拽着绿间曾经背着的兔子的样子,指间的力量就在一瞬间内全被抽离掉了。
绿间的离世,假如使人痛,最痛莫过于高尾和成。
-
绿间真太郎的一生永久地停留在青葱的十八岁。现今三十的高尾和成纵使不情愿,也已然和他越走越远。
如今回想起当时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失态,高尾伸出手抹了一把脸。
透过指缝所看到的鸭川被绯红簇拥,像极了他们最后的毕业仪式。改在樱花盛放的春季进行,每张胶卷的背景都是漫天的红缨。高尾问他,小真将来第一件想做的事是什么,第一个想去的地方是哪里。绿间第一次坦诚到让他意外。
——想看大家将来的样子。
——想看鸭川的八重樱。
高尾吐槽“竟然如此简单吗”之后嘿嘿地笑绿间少女,其实内心感受到的确是这个看似不关心他人冷漠的大个子的简单和温柔。
结果一个都没能实现。
高尾就替他实现。
拖着绿间的幸运物、带着高尾和成该有的笑容做了长大后的绿间真太郎第一件想做的事。却没能一直坚持到最后败给了心底的悲伤。
有点后悔没能牢牢记住与绿间相处的每一个场景,让往事败给了时间。
旧时的回忆和春天的风都是这样,看似足够温暖了,但吹久还是有刺骨的冰凉。
夜风携着八重樱拍在他胸口时,他如是想。
-
夜再深一点的时候,居酒屋里的歌声笑声也消退了。木屋船最后一趟也不打算驶回四条大桥,主人家收了灯牌弹着自己喜欢的三味线调子顺着鸭川的水静静地流到下游去了,流水伴着三味线的声音美好得难以形容。
船驶过的地方八重樱的落蕊被拨到两岸边,像鸭川的一个巨大的伤口,又缓缓地合拢了。
淡柠檬色的明月悬于空中,尚未西沉。
-
双手交叉放在栏杆上,高尾的背影有点像当年蹬板车的样子,他细长而上挑的眼睛望着静谧的鸭川,轻轻地,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
每年都好想让你看看啊,小真,暮春三月的鸭川,真的很美。
-
【FIN.】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