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and海德

白昼是杰克,黑夜为海德。

叫青阳
喻黄掉落深坑
高绿坚持不懈
尊礼走走停停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百日高绿】《壹》

甜甜蜜蜜的高绿日常。

写够一百篇。

不出意外应该日更。

————————————————

说起来高尾现在很郁闷。

夏天已经过去大半,屋内空调温度也开得很舒适,但绿间真太郎依然拒绝和他接吻——尤其是从昨天开始,绿间已经态度坚决到抄起枕头扔他的地步了。

“到底为什么啊?!”高尾一边打开冰柜一边哀嚎,声音大得故意让客厅里看电视的绿间听到,“和成君到底哪里不好了?!”

他拿起菜刀“哒哒哒”把青椒切成细丝,扭过身将炖牛肉的火调小。在几个菜色间忙得团团转,却还阻止不了他嘴里的抱怨:“世界上哪还有这么好的男友啊?休假在家的人连菜也不洗,下班满是疲惫的人要在厨房团团转做出赋闲者最喜欢的菜……如此任劳任怨只求一个吻竟还被残忍拒绝,和成君觉得自己没什么精神了呢……”

绿间踩着小兔子毛绒拖鞋走到厨房前,高尾眼睛一亮,心想“这事有戏”。

「虽然小真是傲娇但也会好好地尽人事啊。」

高尾在围裙上擦擦手,走上前准备迎接绿间的羞涩之吻。刚撅起嘴巴就听见玻璃推拉门“哐当”的巨响——绿间把门关上了。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和成啊?!”

在高尾的哀嚎声中。绿间语气冷淡,高尾都能想象到他推眼镜甩下这句话就安然离去的样子:“你声音太大,我听不到女主播的声音了的说。”

失望。

已经没什么比这两个字更能形容高尾此刻的心情了。

 

晚饭绿间吃的很少,大部分菜都没动。

「虽说知道小真一向胃口不大,可这吃的也太少了啊?!」高尾抬眼偷偷观察绿间真太郎,对方连小豆汤都没怎么碰,皱着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情况看得高尾心里直打鼓。

「昨天小真见谁了?黄濑。难道说和黄濑闹矛盾了?不不不,今天上午不还神情自若地打电话。运势不好?不可能啊,今天巨蟹座第一呢。等等……难道说,小真移情别恋啦?!」

想到这里高尾差点没把筷子咬断在嘴里。似乎这个答案和绿间的行为最匹配——拒绝接吻,拒绝听他说话,拒绝吃他的饭……

绝望。

比起这个猜想,刚才关门的那个动作根本不足一提。

“小真……”高尾试探性地想问点什么,“你昨天……”

“不要和我讲话。”绿间放下筷子,如是说。

高尾收了桌子静静地洗盘子,看似无事,但头脑里的小人直接崩溃,长跪在地抱头痛哭“为什么”。好在有机智的另一位小人,他握拳表示晚上一定要好好表现重夺绿间芳心。

 

好在绿间倒是不介意继续和高尾同床共枕。或者说,岂止是不介意,根本就是希望。

经历了这么一天打击,当绿间把头靠在高尾胸膛上时,他是呆滞的。

「……这是……啥情况?」

即便是高尾,绿间也从未撒娇。但眼前这气氛明明就是啊。

「不不不高尾你要冷静,接下来搞不好有深水炸弹。」

高尾不动声色地靠在靠垫上看书,任凭绿间毛茸茸的头发隔着一层棉质睡衣乱蹭。

「叫我怎么冷静啊?!我现在只想扑上去啊?!」

尽力安抚自己的情绪,高尾的理智表示“为长远计现在是绝对不能贸然行事的”。

“那个……”高尾试图用语言分散注意力,试图忽视腹肌上抵着的绿间的鼻骨,“今天不带睡帽……”

“我叫你别和我讲话了吧。”绿间冷冰冰道。

「……难道这是让我直接上的意思?」高尾觉得自己越来越摸不住绿间的想法了。

抱着“试试看也不吃亏”的打算,高尾扳过绿间的脸,撬开贝齿直接吻他。绿间明确挣扎了几下,手一直推高尾的胸膛,呼吸急促,表情也很痛苦。不过高尾没打算停下,对着他口腔内部舔啊舔,直到绿间没力气挣扎,只能皱着眉承受。

「这是啥……」高尾感觉绿间口腔里一块格外软的肉,舔了几下没搞清,又接着舔,试图用舌头分辨。

绿间急喘两下,伸出大长腿“咚”的一下就把高尾踹下了床,表情气愤。

“等等……小真……”恍然大悟的高尾揉揉腰,伏在床边看着满脸通红还皱着眉头的绿间,笑得一脸宠溺,“你上火了对吧?”

“没有那样的事。”绿间表情上已经有点挂不住。

“你绝对是上火了。嗓子疼鼻腔也疼,还口腔溃疡了对吧?”高尾抬着脸看绿间,“是谁前两天和我说他的饮食绝对营养的?”

绿间别过头去,没了底气。的确,他这两天病了。当他发现自己居然会上火时,羞耻感从心底燃起——他可是一直尽人事的,饮食更是平衡,怎么会莫名其妙病了呢?

嘴里的溃疡一接触就很痛,他自然要拒绝和高尾接吻——虽然他并不是真的讨厌。

高尾说话他如果不回答,那家伙又要瞎猜。所以干脆不要讲话。

但是呼吸时鼻腔很痛,搞得他睡不着。所以才忍着羞耻心抱高尾的腰,希望他多陪陪自己。

然而那个不解风情的混蛋居然把舌头伸进来,舔得他溃疡刺痛。

“呐。”高尾眉眼弯弯地笑,“明天开始要只吃我做的菜哦,很快就好起来了。我会在绿豆粥里加点糖,好吗?”

“多加一点。我讨厌绿豆味道的说。”

“好的,加一罐糖,甜得小真粘牙。”高尾笑着直起身,一个吻落在绿间的唇角,“早点睡哦,今天就不能开空调了,空气太干容易更严重。”

“……”

面对绿间的沉默高尾作了然状:“我会抱着小真睡的,难受就喊我,随时给你拿水喝。”

“晚安的说。”

“晚安。”说着高尾揽过绿间,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腰边。

「看来今晚是照顾小真的不眠之夜咯。」高尾摸摸绿间柔软的头发,咧开嘴偷偷地笑了。

「笨蛋,我怎么会喜欢别人呢。」绿间紧闭双眼,感觉喉咙和鼻腔里的疼痛渐渐不像火烧那么强烈了。

高尾哼着柔和的曲调拉灭了台灯。

 

【FIN.】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