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and海德

白昼是杰克,黑夜为海德。

叫青阳
喻黄掉落深坑
高绿坚持不懈
尊礼走走停停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百日高绿】《贰》

我坚持源于生活,取自生活。

其实它只是青阳日记的高绿版而已。

我打工真的要累瘫了哦。
————————————————————
「真是累到残废。」

高尾看着前台长龙般的点餐者,在点餐机上敲下“C套餐”的同时心里暗暗感叹“为何会有这么多人”,不过末了他还是对顾客绽开一个微笑。

说起来都是妹妹的错。

明明是她的工作,却因为这家伙要和男朋友去游乐园,便把休假在家好不容易优哉游哉一回的高尾和成拎出来代班。高尾自然一百个不乐意,但是小家伙古灵精怪地威胁道:“如果哥不去,我就把你和绿间哥那啥啥的照片寄到绿间哥家。”

那啥啥……虽说妹妹没有直说,但高尾清楚应该不是绿间母亲能承受的场面。他只好心里翻着白眼脸上赔笑,慷慨地大手一挥:“去吧,年轻人就是要尽情玩嘛。老哥会替你解决后顾之忧的哟。”

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

这个M记靠近东京的商业街,一到节假日迎来送往好不热闹。兼职员工均不愿意排六日的班,如此看来不是没有道理。

“看你不像学生……也是代班的?”旁边四十出头的经理挺着圆滚滚的啤酒肚整理收款机。

“给我妹妹代班。”

“累坏了吧。”经理撇撇嘴,自己捶了锤发酸的肩膀,“在前台站了一天。”

高尾知道这不过是他的几句牢骚,便没有接话。

“回家后一定要让孩子他妈给我按摩一下……”对方喃喃道。

「恐怕我没有这么好的待遇。」高尾试图想象了一下绿间给自己按摩的场面,觉得违和得不得了。清晰记得今天出门时他还一副不大高兴的样子,质问高尾“六日怎么还出去”。

高尾此时三十有余,他和绿间虽说已经同居,毕竟都有各自的工作,忙起来还真是昏天黑地。绿间在医院值夜班的日子,他俩更是连面都很难见到。难得凑在一起的休假,他还跑出来,绿间不高兴也情有可原。

点餐的人群里有两个女高中生,凑上来偷偷问高尾可不可以交换联系方式。高尾常遇到这种搭讪,可能是他随着年龄增长出落得更加有味道,也可能是因为他看起来不像三十多岁的大叔——这是妹妹的原话。

“啊,对不起。我已经有恋人了呢。”高尾冲她俩眨眨眼。

“诶——”两人相视一望,语气充满遗憾。


高尾笑着抬眼,想冲下一个顾客说“您好,很高兴为您服务”时,便看见黑了脸的绿间。

「完蛋。」看他这僵硬表情高尾就知,他一定没听见他们悄声对话的内容,只看见高尾挤眼睛的那个片段。

“请问……您要点什么?”高尾挤出一个微笑来。

“一杯奶昔。”绿间的脸还是冷冰冰的。

「好,今天回家的任务又多了一件。」高尾大脑急速运转着,思考要如何安慰生气了的傲娇大人。


一杯奶昔,绿间从下午坐到晚上高尾下班。

本来心想“既然他没办法在家陪我那我就出去陪他好了的说”,也确实好奇高尾穿着M记制服的样子,绿间来时心里还蛮高兴的。谁知还没见面高尾就触霉头。

高尾和他在一起的事,绿间家里一直咬得很死,就是不同意。从十七八折腾到三十几岁,高尾连在绿间本家吃饭都没有过。听说母亲三番五次私下约见高尾,劝他找个女孩子正常地结婚生子,虽说高尾屡屡回绝,但绿间心里也不能保证他经历十几年的无用功后还能丝毫不动摇。所以三十岁以后,绿间就格外注意高尾的动向。

他自己知道这么疑神疑鬼并不好,也不是他的风格。但一想到万一某天高尾拖着行李要离开,他们连张结婚证的束缚都没有,他就心焦。

「已经习惯了有高尾的日子。为了避免失去他的未来,这也是尽人事的一种。」绿间一直借此安慰自己。

不过绿间真太郎心里清楚,他和高尾的感情丝毫没有退烧,高尾应该不会背着他在外面偷吃。但即便如此,看他和别人嬉闹,绿间总归难以高兴。

“呜哇,真的等我了啊!”刚从员工更衣室出来的高尾看到靠窗而坐的绿间,一脸惊喜,“我还以为小真早就回去了呢。”

“快点走了。”


绿间知道高尾要站一天,于是开车来。

平日很难见到他开车高尾坐副驾驶的场面,今天算是破例。

“谢谢小真,我真的累坏了。”高尾活动着僵硬的脖子,骨节“嘎巴嘎巴”作响。

“你也不年轻了,还不好好注意身体的说。”

面对绿间的责备,高尾开始话当年,说“曾经和小真一夜三次不是梦”,被绿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说起来多久没做了……”高尾看着绿间专心开车的侧脸,一如年轻时俊俏,“一周了吧。”

绿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话题引得带了颜色,沉默不语。

“今天做不做?”高尾坏笑着看他。

“省省吧。”绿间一向理智,“你明天还要去九州开会的说。”

“我这一去又是一个礼拜啊——”高尾长叹,绿间一言不发。

“真是老了,感觉背上好痛。”高尾数次直起腰向后仰,感觉僵得不行。

“回去我可以给你按一下。”

“……啥?!”

“我说回去给你按摩也不是不可以。”

高尾一改往常自如神色,一脸“我被天上掉下的巨大馅饼砸昏了头”的呆样:“小真你开玩笑的吧?!”

“不要就算了。”绿间倒是坦然自若。

高尾表情怪异地看着他:“今天你是怎么了?”

“我认为这也是尽人事的一种。”绿间推推眼镜。

绿间清楚这些年高尾无止境地付出,假如他还一味顾着面子事事退缩,总觉得这份爱让高尾疲累。


一个大十字路口,红灯要等很久。

“我啊,今天累得连回家都觉得麻烦了哦。”高尾望着绿间紧绷的侧脸,语气了然舒缓,“但是呢,一想到家里面还有小鸟一样嗷嗷待哺的小真等着我做好饭去喂,就觉得明天的力气也可以透支哟。”

绿间扭过头看他,眼里的感动不言而喻。

“我以为你知道。”高尾抬手抚摸绿间的脸,“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点无论何时都不会改变的。所以安心一点嘛。”

高尾拉着绿间的领带让他俯下身来,在他唇上印上漫长的吻,直到身后的车辆鸣笛。


合住的公寓,按摩中。

光着上身的高尾突然仰起头问骑坐在腿上的绿间,姿势有点像鲤鱼打挺:“今天天蝎座该不会是第一位吧?”

“是有这么一回事的说。”绿间满手推拿油,用胳膊肘按住高尾示意他不要乱动。

「从明天开始我也该看晨间占卜了。」高尾如是想到。


【FIN.】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