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and海德

白昼是杰克,黑夜为海德。

叫青阳
喻黄掉落深坑
高绿坚持不懈
尊礼走走停停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百日高绿】《叁》

“给我像个男人一样大口地咬啊!”午休时分,宫地暴戾的喊叫声在充满汗液气息的体育馆回荡。 

宫地清志是队里出了名的暴脾气,动不动便要举起菠萝碾死秀德的王牌投手和鹰之眼。用他一贯的话来说,“我就是看不惯那对死同性恋的夫夫档,比我老妈看八点档还让我难受啊”。

当然,今天是他无端发火。说起来昨天没能看到miyumiyu的演唱会直播应该是他今天分外暴躁的罪魁祸首。特训的中午难得忙里偷闲,木村好心开了几个西瓜给大家解渴祛暑,结果绿间吃东西慢吞吞的样子彻底点燃了宫地积压一天的怒火。

绿间此时满不在意地把宫地的暴怒当成耳边风,举起切成三角块的西瓜又咬了一小口,着实把宫地气炸了。

队里虽然练习默契得如出一辙,但吃起西瓜还真是千姿百态。木村豪爽地抱起半个直接用勺挖;大坪则是不爱吃瓜;宫地这边一大口吃下去机关枪一样“噗噗噗”吐一堆子;高尾特意把西瓜切成月牙形,一口咬下去脸颊都沾了粉红的汁液……唯独绿间,一刀一刀像要把西瓜肢解般规规矩矩切成三角饼状的小块,正如大超市特卖时的试吃品——咬下去刚好不弄脏嘴巴。一行人早早就大快朵颐时,唯独绿间还站在那里切啊切,看得全体都愣了,高尾则躲在一旁“噗噗”直笑。

宫地嫌绿间不够豪放,岂知这已经是绿间最大的让步。平日绿间家的水果都是切成小方块组合上桌的,西瓜也是无子的多——绿间妈妈总觉得吐西瓜子的动作不够优雅,怕妨碍了妹妹的教育。

除宫地火冒三丈外,其余人都见怪不怪。绿间往日一举一动都遍布大户人家的气质,撇开幸运物和怪口癖,他完全就是从规矩的模子里倒出来的。长相漂亮,举止得体,脑袋聪明,家世丰厚,还有钢琴的特长……根本就是小说主人公的标配嘛。

“嘛,前辈别生气嘛。”高尾满脸西瓜汁地从瓜皮里抬起头来,一如既往的赖皮样,“让小真弄脏衣服,他死也不干呢。”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蠢。”绿间走过来,把小小的瓜皮扔到高尾围坐的垃圾桶里。那个不满的神色明显是给了个白眼。

他又拿起一块小口地啃着,高尾看了一会儿支起下巴喃喃自语:“总觉得小真的这种地方也格外色气呢……”

“死小子你说什么?!”高尾近水楼台先得月地获得宫地的一记暴击,痛的直咧嘴。

“我不管你觉得咋样,马上去让那家伙换个方式吃!小口小口的,看着就烦!”宫地头上的青筋崩成一个个十字路口,眼看就要爆发。

“好好好前辈你别生气,我和小真好好说!”高尾狡黠一笑。

 

他厚着脸皮一直蹭过去,长椅上的绿间就举着瓜一直躲着他蹭到另一头。直到无路可退,两人坐在空荡荡的长椅同侧,差点因重量不平衡各自摔个四脚朝天。

“你坐远点,热死了的说。”绿间一脸的嫌弃。

“哪会?!空调多凉快!”高尾嘻嘻哈哈地托了个两瓜,三下五除二纷纷切开,在每半个中心都挖了三勺放到碗里递给绿间,活脱脱演绎了生动形象的“狗腿子”。

西瓜的心最甜,连子也没有几颗。说吃西瓜只为那一小块也不过分。记得某次在推特闲逛,看到有人拍照,是掉了最中央那一勺的西瓜,推主哭喊着“觉得人生好悲惨”,他大笑夸张,绿间却一本正经地推推眼镜:“缺少了那一块,接下来也已经失去吃的必要了的说。”

于是每个夏天在高尾家吃瓜,他都把最好的挖给绿间,自己“噗噗噗”吐那一堆子。按他自己说的,“我不喜欢甜食,吃了也享受不到所谓的幸福。不如给喜欢甜味的小真哟”。

宫地见状差点背过气去:“高尾你小子干吗?!”

“给小真吃瓜啊。”

“别回答得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你把瓜挖成那样别人怎么吃啊!!!两个都给我吃掉!!!还有木村,以后绝对不要再带西瓜了!”刚被miyumiyu事件伤透心的宫地清志收到了一击更比一击强的补刀,火气攻心指数爆表。

木村审时度势举起窝瓜:“这个要吗?”

 

于是绿间陪高尾坐在体育馆外顶着日头吃了整个一下午的西瓜。

当然最后高尾撑得走不动,还是他打车送高尾回的家。

 

【FIN.】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