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and海德

白昼是杰克,黑夜为海德。

叫青阳
喻黄掉落深坑
高绿坚持不懈
尊礼走走停停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百日高绿】《肆》

我很想写这种形式的高绿,于是练笔。

其实也是我的心声呢。

昨天睡过去了,于是补昨天的更。

————————————————

 

日期: 10月6日      天气:大雨

东京的夏天有多久没能如此畅快淋漓地下一场雨,我已经不记得了。总之今天老天爷分外慷慨,浇得大家都成了落汤鸡呢。

带着美菜在银座买衣服时看到了熟人,明明高中时代的很多人我都已经想不起名字,但有关他的一切依旧那么清晰地印刻在我脑海里,好像一切都发生在昨天般,令我不禁感叹时光匆匆。应该是因为我也曾付出过相当深刻的情感吧,毕竟是长达三年之久的暗恋。

高尾和成。他看起来依旧如此温暖。即便已经是三十几岁的大叔,他身上那种特有的气质也不曾改变,一如高中时代——我飞蛾扑火般疯狂喜欢着他的那段日子。

我们躲在那家装潢典雅的咖啡书店,本打算雨停就离开的,但美菜无论如何也想吃香蕉船。过了一会儿就见高尾跑进来了,淋了雨,头发都湿答答的贴在额前——我记得曾经他是中分头。他身上的衬衫全湿了,我正好奇他为何穿的如此少时,另外一个人也跑进来了。他顶着不符合自己尺寸的皮外套,头发干燥却还皱着眉,似乎正为弄脏了手里的陶罐坯烦心。

这人我永远都记得——绿间真太郎。他高中一向孤僻,按理说和我不会有什么交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因为他的存在,我对高尾的暗恋是多么苦涩。

写到此时我真希望翻翻高中时代的日记,但可惜卒业式那天,我听说他俩大学依旧一个学校后,一时头脑发热,便一气之下烧掉了。当时想着“反正是写满了难过回忆和永远无法达成的愿望的东西,不如消失”,付之一炬后便迈向了新的生活。

 

我对高尾和成是一见钟情。然而自第一面起,绿间真太郎便深深扎根在这个场景中。我犹记得那是学校的长廊,我抱着很沉的书,侧过身想给他让路时“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他停下脚步一本本帮我捡起,说着“怎么搬这么重的东西,要小心啊”的同时,眼睛却落在了不远处那个挺拔的背影。那人以不慢的步速前行,他很着急,连再见都没说便追了上去。

后来他们被分到前后座,高尾总是回头和他搭话,因此被辅导员批评过很多次。我向班长打探到了绿间的名字,慢慢观察发现他是个十足的怪人。不明白像高尾这么八面逢源的人为何要在他身边转悠。

听说高尾是篮球部,我去偷偷看过几次,每次都看到他转着球贴在绿间身边,明明绿间一副嫌弃脸,但他依旧很开心,奇怪的是绿间虽然骂他但从来没有走开过。

 

绿间有一支惊为天人的铅笔,似乎有奇怪的名字,女生们都在私下议论它的神奇功效。但因为和绿间不熟,都没敢去借。只有高尾每次考试前都吵着要用,绿间不借,他就自己拿来用,对方也不真生气。

我的座位和绿间的座位相隔一个过道,每次高尾转身和他说话我都能听见,他亲切地喊绿间“小真”,有时我都嫌烦,但绿间却一改往常态度,好脾气地容他叽里呱啦说下去。

绿间喜欢喝罐装小豆汤,必须是京都产。高尾一年四季都会帮他准备温度恰到好处的小豆汤。某冬日在鞋柜处,我见他一手插兜一手抬起,把热乎乎的罐子贴在绿间脸上,热气把绿间的眼镜都弄上了一层雾。

我一直很疑惑他们对彼此的态度,直到某天,在放学的大街上见高尾在万众瞩目下骑着板车招摇过市,分明丢脸极了,但还哼着歌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他身后载着更加悠闲自在的绿间真太郎,喝着小豆汤抱着“兔君”——他是这么对高尾介绍那个毛绒玩具的。

果然是在恋爱吧。这是我认真思考很久才得出的答案,除此之外我认为再无其他可能。

于是高中三年,我对高尾和成的恋慕之情都生活在名为“小真”的阴影下,没能好好地发芽生长。

 

同班同学里有和他俩同一所大学的,聚会时说大学他们更加肆无忌惮了,旁若无人地秀恩爱已经成为系里的日常。还搬出去合租一间公寓——明明绿间讨厌别人入侵他的空间,他的财力也绝对够独租。

毕业后他们进入不同的公司。我则是很快就结婚,有了美菜后成为全职主妇。

听说他们出柜时高尾挨了绿间父亲的一记铁拳,挣扎了很久才终于走到一起。

说到这里包打听山田瘪瘪嘴摇头:“他们早就该在一起的。”

 

所以他们竟十多年一直在一起。

绿间我不了解,但他的好皮囊高中就是远近闻名的。高尾因为性格好更是桃花朵朵开,我记得高年级还有漂亮学姐觊觎他呢。

在书店里高尾要了毛巾先给绿间擦了个遍——明明他自己更狼狈。

“小真的感冒还没好吧。抱歉我下次会记得带伞的。要不要喝一杯热热的小豆汤?”

“这样你会感冒的说。”

这是我听到的对话,无论如何也想记下来。

后来他们路过我和美菜,坐在后面点了些东西。高尾的目光自始至终一直都没有望向我,我觉得有些失望,又觉得在情理之中。虽然被称作秀德的鹰之眼,但绿间当前,他的目光也狭窄得只剩一个人的位置而已。

他或许都不记得有我这号人存在。想到这里我却并不难过。

我想喜欢的并不是高尾和成这个人,而是属于绿间真太郎的高尾和成。他给我一种爱情的幻想,让我觉得“啊能这么被深爱着一定很幸福”。若真让他离开绿间,我又未必开心。我就是从他对绿间一点一滴的温柔中觉得他很有魅力。

不如说他让我喜欢上爱情,想去喜欢别人。

我们离开时美菜透过玻璃窗指着他们的座位,此时高尾正支着下巴看着绿间喝红豆汤,表情很温暖,他用手擦去粘在绿间唇上的红小豆,笑得裂开了嘴。美菜奶声奶气地问我:“妈妈,叔叔为什么那么开心呀。”

我想了很久才说:“因为是爱情呀。”

 

真希望下次见到他们也是一样的幸福,让我觉得岁月不曾残酷地损伤这份纯洁的爱意。

 

【FIN.】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