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and海德

白昼是杰克,黑夜为海德。

叫青阳
喻黄掉落深坑
高绿坚持不懈
尊礼走走停停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百日尊礼】《叁》


对不起我对草薙下手了(。


取材自同居三十题,有几题我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留给大家自己去发现。


普普通通的日常。


终于赶在兼职之前打完了……


食用愉快!


——————————————————


 


所谓天道好轮回,俩王恋爱饶过谁。


继青组人员陆续体验过心惊胆颤想说却又不能说的邪恶秘密后,草薙出云的命运之轮终于开始转动了。然而温柔亲切的他还浑然不觉地在超市采购草莓牛奶以及和果子,完全没料到自己在未来的三个小时内将会发现一个惊为天人的秘密。


 


赤王周防尊和青王宗像礼司,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同居。


与其说是蓄谋已久倒不如说是水到渠成——周防没事人一样从容地递一把钥匙给他,宗像自鼻腔轻笑一声也便毫无疑义自然而然地收下了,没几天就大包小包地搬进周防的公寓,把他的各种柜子都据为己有。


也算是好处,因为他们彼此相互了解,便无所谓焦虑和不安,一切都进展得自如,硬要比喻,就像树一长成果子就熟了,开花结果直接被省略。两人也不因丧失了恋爱中的某些乐趣而感到遗憾,反倒是乐得自在。


周防嫌麻烦,没和赤组说什么;宗像则是完全不想承认搬到了某个野蛮人家里,也就未对青组透露一二。


于是这姑且算得上是个属于他们两人的秘密。


 


一月下旬,寒潮来袭,一夜之间东京化为雪之城。风拍打着窗子发出“呜呜”的悲鸣,仿佛耐不住窗外的严寒乞求入窗取暖。


好在周防宗像今天都没班,窝在家里整日享受暖气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周防穿着背心和大裤衩踩着人字拖,一手举着咖啡杯一手翻着报纸,懒洋洋地坐在那里,盘子里的太阳蛋热腾腾地发着热气。宗像在他对面正襟危坐,羊绒衫的领子包着颀长的脖颈,此时他正低头专心对付一条炸鱼,试图拆骨。周防偶尔咬着面包和他讲今天的新闻,他也不搭话,在心里默默谴责周防不专心吃饭的行为。


饭后周防无事可做,斜倚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给电视不停地换台。几轮下来画面倏然切换的场面当真让宗像忍无可忍,他单手拎起周防的领子胁迫他洗碗。劳务结束他又恢复那个无所事事的样子,不禁让宗像怀疑这人是不是工作日也这个懒散德行。


宗像最看不得周防闲晃,他安排周防去洗干净自己。


“昨天洗过了。”


“请您每天都洗。”


“麻烦。”


面对宗像礼司的义正辞严,周防尊依旧以一个能噎死人的无聊借口回绝。导致他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一系列事务,拽着周防的手臂把他推进浴缸。


周防湿漉漉地躺在水里,黑背心贴在身上描出腹肌的清晰轮廓。宗像才不管他脱不脱衣服准不准备好,挽起袖子挤了香波就揉他的红脑袋。发胶在水里溶解后周防的头发软化下来,白色的泡泡逐渐淹没了宗像的手指。带着薰衣草精油的水汽充斥着整个浴室,随着逐渐升温慢慢发出愈发浓郁的馨香。


任凭宗像摆布的周防靠在宗像胳膊上,也由被动清洁变成了主动享受,他胳膊架着浴缸边缘以防止某人突然松手导致自己溺水。


“您是在撒娇吗。”宗像觉得好笑,眼前的这个男人在外明明是个无所不能的硬汉,却时常摆出一副依赖他的神情,让他有点舍不得松手离开。


“如果我说是的话?”眯着眼的周防终于睁眼看他,宗像看见自己的倒影落在周防眼里。


“那我也不会给您糖吃的哟。”宗像难得这样简单地一笑,不夹带任何讥讽意味,只是单纯而坦率地表达了自己的愉悦之情。


“是吗。”虽然这么说着,仿佛是认输了,但周防尊想要的糖,已经吃到了。


 


后来宗像给他剪剪吹吹擦擦擦做了全套,看起来真有几分专业素质。


来回折腾了一上午,宗像总算可以扔下周防开始做饭。打开冰箱发现食材全空,就知道昨天周防偷懒没有如约去超市采购。本打算踢他下楼买菜,此时草薙出云刚好致电问候周防,几句话下来透露了他正在超市的讯息,便毫无悬念地成为了周防求助的对象。


周防按着宗像列出的长单子一个接一个地念出食品名称,草薙就在那边笑他竟也会过草莓牛奶和肉之外的生活,但话音未落周防就私自把这两样也补报上去,不顾宗像嫌弃的神情。


 


既然有了跑腿,宗像可以睡个难得的午觉。


叫周防扔个枕头过来,周防好死不死地把鸭绒枕头招呼在宗像美丽的脸上。


“啊,抱歉。”


大概是因为这语气完全听不出抱歉的意思,宗像淡然地走过来面带微笑把周防的脑袋按在枕头里差点导致对方窒息。


结果理所当然地掀起一场枕头大战。


可能所有无伤大雅的游戏在他俩之间都会演化成实打实的战争也说不定,反正到后来两人蛮力到鸭绒枕破破烂烂,羽毛飞了一屋子。只剩他俩在寂静之中对立,都带着不服输的微笑和自信。


宗像抄起最后一个枕头时,门铃响了,草薙出云的脸显示在屏幕上:“尊!你要的东西帮你买来了哟。”


在那里站着的,浑身沾满汗水和羽绒的周防尊和宗像礼司,望着一片狼藉的客厅和草薙天真无知的笑脸无言对视了三秒。


 


有一个周防以为是好事而宗像不以为然的,有争议的消息——今晚全家的枕头只剩一个了。


但至少公认的坏消息是——他们该想象一下草薙接下来天塌地陷的表情了。


 


【FIN,】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