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and海德

白昼是杰克,黑夜为海德。

叫青阳
喻黄掉落深坑
高绿坚持不懈
尊礼走走停停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百日尊礼】《肆》




从这弹开始是“教师尊x学生礼”的设定。




稍微有点长,大概会持续三到四弹。




纯粹的自我满足,希望也能娱乐你们!




go!




————————————————————




位于东京市中心的私立在日本境内远近闻名,算得上升学率数一数二的高中,其直系大学在商业方面更是造诣颇深,因此成为不少有钱人家子弟争相考取的地方。




说起有钱人,不得不提一句宗像家族。从昭和元年便开始经商,几十年来慢慢积攒的人脉终于在上一代起到了相当不错的作用——如今宗像家的事业小有成就,在商界可以说占有一席之地。传言宗像礼司为人谦和有礼,脑袋聪明长相俊俏,怎么看都是家族事业继承人的不二候选——虽说作为独子也没有其他选择——因此在各种方面都被寄予厚望。




这种当作珍珠来培育的学生往往是打通了各种人脉关系送到最好的班里交由最优秀的教师负责,宗像礼司也毫无例外,只不过单是他的入学成绩,便足以进入A班了。




 




宗像礼司很失望。




16岁的宗像礼司看上去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年,但从各种人情世故的方面来说,都称得上是熟稔。跟着父亲见多了各式各样的人,也就自然而然学会一眼识人的本事。




所以当他第一眼看见A班班主任周防尊时,内心的失望不言而喻。




完全不像是什么规矩人——红色的头发用发胶向后拢,额前却偏偏留了两绺,不知是故意还是偶然,宗像看他那一头乱发不像用心打理过,便断定是后者。鲜红的宝石耳钉就那样打通耳骨挂在上面,让人觉得很疼。教职装是姑且算是穿了,但白衬衫扣子未扣到最上面,领带不加以固定在胸前晃悠,西装扣子也一个未扣,大敞着怀,一看就知是不得不服从要求却心怀万分不满。且不说周防长了一张凶恶脸本就让人难以亲近,单看他从进门起给予学生的淡漠表情,宗像就判定他不是当老师的料。




周防从进门开始就沉默,在黑板上龙飞凤舞用汉字写下了他的姓氏,第一句就是:“课本第十页。”




A班同学面面相觑,虽然彼此都不认识但却一致乖乖打开了书。宗像对他这点倒是十分认同——将来都要成为商场对手的同学,竞争之路从出生就开始,何必熟识呢。




开学第一天,宗像礼司对这个老师的全部了解来自于一个不完全的只有姓氏的自我介绍,和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推测臆想。




 




草薙在办公室打趣周防今年班里全是不得了的学生时,周防脑子里想的全是那双蓝紫色的眼睛。




任教这么多年来,周防第一次见到16岁的少年有那么锐利的目光。那种以温和柔顺伪饰的神情下雪藏着尖利的寒冰,用睿智来形容已经不足够。周防一直能感受到来自他的注视,带着审判意味的打量,让他觉得稍微有点如坐针毡。




——还是头一次。




别说是少年,这种目光即便在周防见过的全部人里,也算数一数二的好。没错,周防在心里用“好”来形容。虽给了他不适感,但周防还是觉得这眼神很漂亮。




——我这不是有病吗。




周防极少有地暗自吐槽。




他右手指腹轻轻划过学籍上宗像那张一板一眼的证件照,透过哑光覆膜纸,宗像礼司恰到好处谦和有礼地自信微笑着,他的眼睛是深蓝的海域,很难以看清。




——宗像礼司。




 




宗像觉得自己和周防是不对付的。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样,他总以为周防在针对他——无论是课间提问还是课后作业,周防对他格外严苛。就连后来的社团同意书,据说其他人都是二话不说就给签字了,但轮到他就偏偏被刁难,问了一堆“为什么要入部”“可以兼顾学习吗”之类的问题。




宗像努力回忆,不觉得他们相处的哪个环节出了什么问题。每次见到周防他都会好好问好行礼,自觉在周防的科目也足够用心努力。别的老师对宗像礼司这个学生也给予了一致好评。唯独周防,被问起“您觉得宗像礼司这个学生怎么样”时,会不咸不淡地回答“也就那样”。




——不甘心。




从小到大,宗像礼司从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和达不成的目的。要是单因为周防这一人在他人生的辉煌简历上留下乌黑的一笔,那是不被他自尊心所允许的。




因此他更加努力地去获得周防的认同甚至是好评。可惜迄今为止还是徒劳。




 




因为在物理上的平时成绩不如其他学科出彩,宗像家里倍感紧张,事不宜迟请来了优秀的教师对他进行家庭辅导。




只有宗像自己知道,这个平时成绩是不公平的——因为周防就是教物理的那个人。




虽说如此,偶尔补个课也不是坏事。抱着这样的想法宗像一如既往服从家里的安排,做着那个符合众人期望的宗像礼司。




但打开门的那一刻他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悔恨之情。




坐在房间里的教师分明是那个最不想见到的周防。对方正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他最近在读的小说,意识到他的回归便缓缓转过头看他,随意翻看他人书籍的抱歉之情在他脸上半分也没显示。周防一手支着下巴,另一手食指敲敲桌子,示意宗像赶紧坐下。




“请问您为什么会在这。”宗像倒也非大惊失色,放下书包一边掏出书一边问道。




“你家里不是要找最好的物理老师吗。”周防答。




“您就是吗?”宗像第一次发现自己对长辈说出的话里居然带了讥讽的意味。宗像觉得周防但从师德方面就不算好老师。




“教你还是够用的。”周防接住宗像抛来的挑衅,推一张卷子过来,“给你一小时,假如这张卷子满点,我就告诉你家长你不需要辅导。”




“那么请您务必遵守约定。”周放眼里的宗像礼司,一如那张照片上般,非常自信地笑了。




 




【TBC.】




 

评论(6)

热度(35)